立即注册 登录
芜湖人文网 返回首页

张远琴的个人空间 http://www.whrww.com./?30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就像电流穿过了情感

热度 1已有 225 次阅读2014-8-31 22:36 |个人分类:评论|系统分类:文学| 玫瑰诗人

就像电流穿过了情感

                                                                ——张远琴诗歌印象记

周贤望

  张远琴又出诗集了,是第二本,书名叫做《感恩阳光》。

  第一本是2001年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的《送你一束红玫瑰》,之中128首全是爱情诗。这第二本是她在此后至今的作品选粹,有对长江的抒情、有对黄山的赞美、有对党和祖国的感恩,有对爱情的探索和吟唱。而被誉为玫瑰诗人的张远琴最擅长的还是她的爱情诗。

  我很佩服她。

  因为一个人能够留下一本诗集作为生命的纪念,真是很好。留下一本爱情诗集,那就更好。如果像张远琴这样,留下两本诗集,那就是好上加好。或许将来她还要留下第三本、第四本,甚或更多。。。。。。

  还因为一个人只要她还能写爱情诗,那她的心中就一定浸润着爱情;只要心中浸润了爱情,那她的生命就一定很鲜活。

  我不得不佩服她。

  因为我一向认为,无论是谁,哪怕用尽一生来探索爱情,都将无功而返,或者无功不返。爱情是一种最说不准最搞不清的东西。但是却有这么一个人,企图把爱情搞清楚,飞蛾扑火一样。

  张远琴就像一只飞蛾。她用诗的方式来探索爱情,她已经写就“情诗300首”,她说她还会继续写下去。我想象:当一个白发满头的婆婆,优雅地伫立于窗前,吟咏着她那经典的爱情诗的时候,会是一幅多么深刻而壮丽的生命图画啊!

  认识她是我的荣幸。

这有三个原因。第一是,在我还不知情为何物时,有幸读过张远琴的诗歌。第二是,那一年我在上海笔会上第一次见到她时,她给我们所带来的惊艳:一个来自芜湖的青年女诗人,用她那一头漫过了腰际的黑色长发,在上海的街头,在当时中国最前卫的女人们时髦卷发的浪潮中,一路漫过去,漫过了一整条著名的南京路。第三是,在她在这本诗集出版之际,居然叫我来“作序”,我说了我没这个“档次”,可是她仍然相信我。

  既为序,既为爱情诗人的诗集作序,那就从爱情说起吧!

 

                                                                      关于爱情

  爱情是世界上最不好定义的存在。一个人一种说法,同一个人在一时一地又有着不同的说法。词典中对爱情这个词条的所有解释,无不透着一种匠气,既没有说清本质,又忽视了本色。

    在汉语词典中,爱情:男女之间相互爱恋的感情。

  在英语词典中,love(爱情):人际之间吸引的最强烈形式。

倒是在生活的词典中,由于角度和出发点不同,说法各有侧重,虽有所偏颇,却触及了本质。如:

    爱情——人们最容易犯的错误,就是随着年龄的一天天增长,早先的神圣或罗曼蒂克也一点点丧失,直至全盘世俗化,把爱情变得像柴米油盐一样琐碎而实际。这个过程就如一个梦幻般的少女最终变成一个当街撒泼的大娘一样让人难以忍受。

  爱情是什么?爱情是一种回忆,爱情是一种责任,爱情是一种信赖,爱情是一种温馨。.

  爱情是一种信仰。

  爱情是美丽的谎言。

  爱情是一种幻想,是一种美化,是你强加在一个凡人身上的那道灿烂光环。

  爱情是什么?不就是这样嘛!有一种默契叫心有灵犀!有一种感觉叫妙不可言!有一种幸福叫有你相伴!有一种思念叫度日如年。 

  我以为爱情是一种最柔软也最尖锐的情感,是一种最无私也最自私的情感,是一种最美丽也最无奈的情感。

  爱情需要三点支撑:一是基于感性,理性的成份越少,就越是爱情;二是需要幻想,一方把另一方想象得越完美,就越是爱情;三是与性欲有关,而且越是狂热、激烈、迫切,就越是爱情。这三点是必要条件,但不是充分条件,不是说只要有这三点就够了。如果有第四点,比如责任,比如报答,那也行,不过那就可能不是纯粹的爱情了。

  纯粹的爱情是个奇怪的存在。没有什么人真正懂得爱情,当你不懂爱情的时候,你能够走向爱情;当你真正懂了,爱情就已经离你远去了。

  爱情就是因此而珍贵,因此而美丽,因此而说不清楚,也因此而绵绵不绝地、前仆后继地产生“诗”。

关于爱情诗

 

在人类所有的文艺作品中,写爱情的比任何别的题材都多;在所有的诗歌作品中,也一定是爱情诗最多。爱情是文学永恒的主题。古往今来,产生过无数的经典。

先从《诗经》中的爱情诗看起。

《诗经》是我国历史上第一部诗集,成集离现在有2500多年,《诗经》的开篇是《关雎》,有人把它称这为“中国第一爱情诗”:“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但我认为最美的一首是《蒹葭》:“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再来看看《诗经》之后的古代爱情诗。

《诗经》之后,五经渐成,封建礼教日益浸润人心(封建礼教不一定全是坏东西),爱情诗也就越写越婉约了,当然也越来越好。从前读过《中国古代爱情诗选》,那都是些好东西啊!

汉乐府《上邪》:“上邪! 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这是史上最坚贞的爱情。

古诗十九首有“高山上修庙还嫌低,面对面坐着还想你”的好句子,呆子都知道她想干什么,却“诗”得这么美。

到了唐代,爱情诗极盛。

王维的《相思》:“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为后人提供了一种寄托爱情的载体。

刘禹锡的《竹枝词》,“杨柳青青江水平,闻郎江上踏歌声。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为爱情提供了多个经典的喻体。

李商隐更是爱情诗大家,“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李商隐创造的经典的爱情喻体比刘禹锡还要多。

崔护的“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这首简单的爱情诗,大约是后人借用得最多的爱情诗之一,也可能影响了当代的那些简单的流行歌曲。

唐代的爱情诗极多,也极其的好。如李白等大诗人也都有爱情诗。而宋词除了在数量上多半是写爱情,而且每一个大家都有爱情诗词大作。

苏东坡的《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什么叫绝唱,这才是。

陆游的“钗头凤”:“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什么叫断肠,这就是。

李清照的《一剪梅》:“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什么叫相思,这就是。

辛弃疾的《青玉案》:“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什么叫初恋,这就是。

柳永的《雨霖铃》“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什么叫缠绵,这就是。

秦观的《鹊桥仙》:“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什么叫洒脱,秦观要数第一。

太多也太好了……

唐诗宋词就这样滋润了一个民族乃至全人类的情感。所以尽管人们明知已经无法逾越,却甘心在她美丽的阴影里,把爱情诗继续下去,比如徐志摩,比如舒婷,再比如张远琴……

关于张远琴的爱情诗

 

  张远琴作为一个诗人,十几年写300首诗并不难,难的是十几年如一日,写了那么多爱情诗。这个我是深有体会的,我也写过一些诗,但实在写不了爱情诗。我知道要把爱情诗写好,真是太难了。徐志摩是现代大诗人吧,也就一首不错,就是《再别康桥》;舒婷是当代大诗人吧,她也就比徐志摩多了两句,一首是《致橡树》,多出的两句是:“与其站在悬崖上展览千年,不如在爱人的肩头痛哭一晚”。

  我不知道用怎样的立场和角度来评说张远琴的爱情诗。忽然发现我所敬重的刘锋先生有这样一段话:

  “在那缠绵而婉约的旋律里,是那爱与情的生命跳荡,这是一种无法言说的新奇。无限珍贵的负荷,揉碎在柔柔的情感中,化作一缕缕五彩的游丝,在灵魂的倩光周围飘荡着、拂动着、摇荡着……在不曾体验的晶莹的泪光下,闪烁着生命的纯真。这,就是我读张远琴爱情诗的刻骨铭心的感受。”

  这段话也给我定下了一个基调。

  我在读了张远琴的爱情诗之后,有三大感受:

  第一,她诗中的爱总那么无邪纯真。

古人评说诗经,总说“思无邪”,她真正做到了“思无邪”,有诗为证:

“还记得那所学校/那洁白的梨花和那纯真的模样/写在故乡弯弯曲曲的小路上/我们分开了却总难忘/那年轮舞起的尘土/隔开了心与心缠绵的衷肠/心在流泪/头仍高扬/几度寒署啊在异乡/天也彷徨/地也彷徨”(《心中的惆怅》)这首诗的诗眼是“心在流泪/头仍高扬”。

  “终于兑现了你的诺言/我们相见在春天/飞翔的柳絮如雪花/仿佛是我们苦苦等待的心思”(《相见的那一刻》)

  “浪漫的日子很甜蜜/在心头插上一朵爱情的玫瑰/于是整个世界/芬芳而又温馨”(《浪漫情怀》)

  第二,她爱里的诗总让人刻骨铭心。

  一首诗或者诗中的几句,如果能让人刻骨铭心地记着、咏着,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张远琴的诗,能让人在某些时空突然想起,然后又嘎然而止。

  “一份至深的缘分不会结束/一份真挚的情感会有结果/为了我们的爱情/我已在佛前求了几千年”(《相会有期》)

  “如今情感的电流击穿所有羁绊/直达你内心的苍茫”(《玫瑰情缘》)

  “渴望着与你相逢/我悄悄数着日子/数着你的每一句话语/数着你的每一个动作/数着你的风趣和幽默/数着你生气时的模样/就这样一天一天地数着/渴望着你的到来”(《渴望》)

  第三,她的创作行为本身也是“诗”。

  许多年来,张远琴对爱情诗创作的专心致志,使我认定她的创作行为本身也是“诗”。为什么呢?

  她从少女时代写出第一首爱情诗开始,十几年来,始终怀着爱与激情,一直写到今天,看来,写诗,特别是写爱情诗,已经成为她的一种生活方式。如果不写诗,她会感到茫然无措。此其一。

  其二,她在写爱情诗的过程之中,由于被爱情所浸润,被诗所包裹,自然会影响到她的思维路径,诗的思维和个体化的“灵犀”,已经成为她看世界看人生的一种视角,这使她拥有了一个诗化的人生。

  其三,她的诗歌创作行为本身,已经具有诗的特质:坚贞不渝的守望,情感深处的倾诉,不由分说的迷恋,还有那些不再囿于纯粹个体的体验,说明她进入了一个更广阔的层面,和更幽深的境界。

  还是读她的诗吧!

                                              

1

路过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芜湖人文网 ( 皖ICP备14002834号-1 )

GMT+8, 2018-6-19 22:17 , Processed in 0.071259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